巫女免费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Blue Air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扭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。

唐昊天,欧文,厉西泽,司徒琰,齐齐毛骨悚然,眼流宽面条泪。

大家聚在一起总是会热闹许多,边吃边闹,说说笑笑,到八点多才吃完散场,然后各回各家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景倾歌回到家,洗完澡就上床了。

床头的橘光浅薄,季亦承半靠在床背上,拿iPad上线玩会游戏,景倾歌趴在旁边拿手机逛微博,看到有什么娱乐圈劲爆八卦**或者好笑的段子笑话,都会念给他听,声音娇娇的,细细的,带着好听的笑意。

“咯咯……”又两声噗笑,景倾歌兴致勃勃的抬头,也不管他在打游戏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晃着说,

“季亦承,今天下午到商场找我那会儿,我们俩抱一起,果然被人拍了照片传微博上热门了。”

季亦承挑了眼睑过来,冷艳艳赏她三个字,“明摆着。”

景倾歌努一下嘴角,嘚瑟,不过她也好嘚瑟,“我觉得浪叔是不是该给我们运营费啊!”

季亦承幽幽凉凉的飘过来一眼,“老婆,我挣的钱还不够花的么?”

景倾歌竖着一根手指头左右摆一摆,

“非也,这钱赚得多有成就感啊,想这几天‘倾城夫妇’曝光,全网民轰动啊,带动了浪叔后台多少流量,啧啧~~~~”

景倾歌边说边摇头晃脑,表情那叫一个神往,恨不得眼前都下起一场红票票雨了。

“嗤……”季亦承失笑不已,他老婆绝对是史上最可爱腹黑小财迷!没有之一!

景倾歌又笑眯着眼刷微博,“哈哈,季亦承,我给念一个网友评论我俩今天的商场抱啊!”

季亦承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。

“小马甲叫‘有猫有酒没有肉’评论的,倾城夫妇天天上演偶像言情剧,我一单身老汉夜夜梦醒单身老汉纪录片,心疼自己六十秒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倾歌她煞有介事的笑起来,“我也心疼六十秒。”

季亦承也跟着笑,她又接着点评,“不过照我和俩的巅峰颜值来说,绝对是时下最火热豪门言情剧有没有?”

“那一定是唯一的女主角,没有女二女三……女十八!”季亦承极力捧场,也说的实话。

景倾歌笑了,眼睛里笼着蜜桃般甜甜笑意,“那也一定是宇宙唯一男一号。”

季亦承终于忍不住抬了眸,下一秒,怔住了目光,痴痴的。

她贴着身子趴在身边,胳膊肘半撑着,两条小细腿从被子里不安分的翘出去,一头细软的柔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和那雪白的肌肤形成最鲜明的对比,细白的脖颈像极了天鹅湖里最美的一只,洗过澡后容颜素净,透着一层最天然的薄红色,紫葡萄般的眸子潋潋滟滟,一颦一笑间,生生明艳动人,娇娆如玫。

看着,他便失了魂儿。

一直到她扬手在他眼前一挥,坏坏揶揄的笑声传入耳里,“季亦承,来来来,用四个字形容眼前的这位女一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