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a久青草视频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双儿的角落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盛北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。

蓦地,脸色一滞,心口都骤紧了一拍,某种莫名的情绪细细碎碎的微渗。

“深深,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

……

池深深自然没有错漏他眉宇间刚刚那一瞬抿紧的嘴角,眸光一闪,弯腰拍了拍行李箱,笑嘻嘻道,

“给准备的生日礼物!”

玄盛北顿时又有点懵,从头到脚再次细细打量了行李箱一番,一脸“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是生日礼物”的惊悚表情。

池深深这话还真的是不带打假的,就是给他的生日礼物,就是……

想着,池深深不由眸光一闪,掠过一抹异光,又戳了戳他皱着的眉头,

“还傻愣着干嘛,先搬到后备箱去,等晚一点再拆礼物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于是,玄二少炯炯有神的把行李箱扛去车上了。

池深深摸着下巴感叹,美男一帅误终生啊,连扛箱子的姿势都如此的……风华绝代。

更舍不得了。

坐进车里。

玄盛北看过来的时候,池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双总是挑地高高的眉毛凝蹙在一起。

“深深?”

池深深抬眸,一笑,微倾上身靠过去,飞快的在他殷红的薄唇上“吧唧”一口亲,

“生日快乐,二白。”

接着,玄盛北就一路笑得满脸粉红菊花冒气泡儿的开车去餐厅了。

……

晚餐订在宝龙酒店二楼的法式西餐厅。

这家酒店就是玄氏集团旗下的,总裁更是提前吩咐,西餐厅今天闭业。

当池深深被玄盛北牵着手一起走进西餐厅的时候,早早等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俩眼一亮,赶紧小碎步的迎上来,手里还抱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。

玄盛北接过玫瑰花,捧在她的眼翦下,如爱情般最美丽的颜色,沁着最浓郁的香气,

“深深,送给。”

“干嘛?今天又不是我生日,才是寿星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花还是要收的,池深深毫不客气的抱怀了,特别宝贝。

玄盛北眼神儿飞来飞去的左右飘忽一下,咳嗽两声,嘴巴里不知道鼓捣了句什么。

池深深也没能听得清楚,就看见这厮耳廓都泛红了一圈,而且大有朝向脸颊发展蔓延的趋势。

……

不过送花就送花啊,她也就随口一说,他以前又不是没送过的。

之前恨不得每天去学校接她的时候怀里都兜着这么大一捧,简直不要太高调风骚好不好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她男朋友。

所以这二瓜子怎么还害羞起来了?

纯情小生的路线?

看样子还是她的魅力指数太高了,二白把持***不住啊!

某姑娘在心里无比自ing……

很快,餐厅经理亲自上菜来。

经典法式红酒牛排,焦糖菠萝煎鹅肝,杏仁鳟鱼,黄油龙虾,还有Cheese提拉米苏甜点沙拉。

全部都是池深深喜欢吃的,当然,今天寿星生日,最不能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。

池深深正一口吃着他刚刚替她切好的牛排,蜜红的唇角洋溢着特别满足的笑意,玄盛北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