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80_a3903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甄妮户外美景中翩翩起舞纯美动人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是一种很特殊的迷幻剂,也就是迷药。”

迷幻剂!

所有人骤然神色一凛,冷眉紧锁,玄非却抓住了关键词,勾挑的红唇邪气一笑,“很特殊?”

化学组组长一个激灵直点头,“嗯,刚开始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迷药,因为从没有在黑**道市场从未流通过,所以我便把成分分析图发去了意大利,让暗火实验组的人也看看。”

“然后?”玄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“的确是一种迷幻剂,是一种叫‘黑色藤蔓’的有毒植物提炼成的,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!”一群少爷们齐齐一吼。

化学组组长默默抹汗,他要流宽面条泪了,强撑着酸软软的俩腿说了三个字,

“北云岛。”

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浑身一戾,瞬间整个实验组大厅的温度都骤降了。

……

很快,玄非又开车回了医院,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一并带回来,唐昊天他们都先各自回家,冷默风也回去了。

病房里。

“听说那位冒牌的云家大小姐最近不见了。”玄非阴测测的笑。

季亦诺问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烨大之前就一直在调查云家,上次知道小可爱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,就开始仔细调查云熏儿,最近那女人突然没了消息。”玄非挑了挑眉。

玄之凰搭过来,妖眸笑得更是潋滟无双,

“们说要是云熏儿知道自己是假公主,小可爱才是真格格,她会怎么做?”

几个人齐齐眯了眼,冷芒净掠。

“看样子要去北云岛走一趟了。”季亦诺说。

“先别惊扰了云家,”玄非勾着手指头摆了摆,似笑非笑的狭眸挑一抹算计精光,活脱脱一只狡猾腹黑狐狸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假公主,万一有人给云熏儿通风报信的话,就不好玩了。”

大家举爪赞同,也都突然兴奋起来了,也就是说有可能景家父母不是他们家承哥哥变成Ten去杀的,有可能是那云熏儿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,在最黑暗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,那是希望,是承哥哥和小可爱还能继续爱下去的希望!

……

傍晚,大家便直接坐季家私人飞机连夜飞去英国,除了玄非几只,还有萧锦棠,冷默风也一起上了飞机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季三少在季氏集团重掌总裁大权,所以季三少和艾浅浅没有同行。

萧锦棠从休息间出来,他刚刚给季亦承又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“承哥哥怎么样?”季亦诺问。

萧锦棠摊了摊手,“小妖孽身体各项机能数据都没出差错,顶多就是受伤虚弱了点儿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玄非嗷嗷追问。

萧锦棠翻了一个圆滚滚的白眼球,“承哥哥本来就有人格缺陷,遭了这么大的精神巨创,我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再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了,他现在是主观意识让自己昏迷着,就像小可爱失忆一样,这样才能撑下去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