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下载车来了最新版本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咖啡厅的唯美少女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瞬间,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。

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一层红光,格外的诡异。

很快不远处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“轰隆”声,雇佣兵们相视一眼,是南非政府军队的巡逻战斗机。

其中的头目阴鸷着刀疤脸说了句南非地方方言,大概意思是“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没命活了”,又端着重机枪朝那片殷红处扫射,然后扬臂一挥,立刻重新坐回武装车里开走了。

……

墨西哥,城堡。

玄非和夜黎正在楼下厨房里准备午餐,确切来说是夜黎当大厨掌勺做饭,某只不要脸的非妖精就靠在厨台旁边一口一个“大妹夫”无比聒噪的和夜黎搭话聊天。

为什么呢?因为烨大大在书房办公,他就不吵大神了。

然而,大妹夫也明显不想理他的。

“别扯/淡了,去叫大家吃饭。”夜黎把最后一道红烧小排骨端上餐桌。

玄非做作捧场称赞着“大妹夫不愧是贤惠好男人啊”,一边暗搓搓的用手捻了块排骨。

正往嘴里塞,突然没由来的心口一紧,眼皮也跟着骤跳了两拍,一时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。

夜黎瞥着玄非脸上凝顿住的表情,皱了皱眉,

“很难吃吗?”

“不啊!”玄非回过神立刻甩脑袋,含着嘴里的肉骨头龇牙嚷嚷,“好手艺啊!”

夜黎,“……”

玄非转头“xiu”一声就冲上楼了,继续含糊不清的喊“吃肉了吃肉了……”

留夜黎在餐厅里一脸风中凌乱……

……

“烨大大,吃午饭啦,夜黎烧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,我全程现场指导,味道简直……”玄非推开书房门直接往里走,话还没说完。

“说什么!”玄烨站在书桌前正在接电话,眉头紧锁,一双弑黑的漆眸仿佛结了一层寒冰,阴沉沉的脸色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,浑身帝王杀气肆涌。

玄烨冷声命令道,

“立刻派出在南非的所有特工,沿着刚果河展开地毯式搜索!无论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“哥……”玄非猛地心口往下一掉,脸都煞白了,几步跑过来慌忙问,

“谁的电话?!”

玄烨看向玄非,沉声说道,

“老二和小索出事了。”

玄非一下子脸色冷骇,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突然,走廊转角的卧室里传出一阵格外尖锐的“滴——”声警报,城堡里所有人都听见了,瞬间心头大跳。

“二嫂!!!”玄非浑身一震,更大变了表情,眼神惊惧的和玄烨对视了眼便闪身冲了出去,玄烨大声喝着,

“萧叔,快!”

“出事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楼梯上已经一片慌乱急迫的脚踩踏板声。

……

房间床前,连接的医学仪器发出的警报声更刺耳分明,听得人心惊肉跳,灯口不断闪烁的红光就好像刚果河面上漫开的那一层殷红,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可怕的急剧下降着。

落地窗外,一缕浅金色的阳光照落在那张肤白如雪的美丽脸颊间,女人紧闭着的眼角,一颗如珍珠般的眼泪,缓缓滑落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