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后花园下载安装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嘟嘟嘴乖巧女孩娇媚无比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被车窗里那一道冷冷直射过来的残鸷目光给生生吓住了。

他额角缓缓淌下来的血水渗进了眼睛里,在深黑的虹膜上一瞬间漫开,长睫毛下覆着一层妖异的暗影,更添了几分阴森邪魅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。

……

交警是新进部门的,整个人都被吓呆了,屏住呼吸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“砰—”的一声,直到被骤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撞开,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卡在喉咙里的声音竟在发抖,“季少,救护车还需一段时间才能赶到,您……”

“滚!”还没等交警把话说完,Ten一声怒吼,血红的眸子更是可怖,覆住腰间那一把别着的铁冷。

骤一转身,大步朝后面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,车主似乎是在等人。

Ten打开车门,一把将坐在里面的人给揪了出来,就像掐小鸡儿似的冷冷扔在了地上,坐进去,霸占了车子。

“***神经病啊!这是我—-”车主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就骂,就在看到男人流血的脸颊时,一瞬间噤声。

这张脸太具有标志性了,整个A市无人不知,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微博头条里。

“季少,您要用车吗?”车主立刻车子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了。

“这里,处理。”冷鸷的命令,不容置喙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已经开远了,半晌,被抢车的车主突然迎上去交警,“季少现在很忙,刚刚季少说交给我处理……”

“这不符合……”

“那人可是季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花园小区外,一辆轿车缓缓停下了,路边的路灯今晚刚坏了,电工师傅也没来得及修,只有五十米外相邻的路灯照过来一丝微薄的橘光。

昏暗里,Ten从车里走下来,很快消匿在小区门口。

值班的保安正在保卫室里打瞌睡,更没有觉察到外面一闪而过的魅影,只留下一串细细珠珠的殷红血迹,在簇白的新雪上看得分明惊心,

景家小花园外。

一覆暗影一跃而进,悄无声息。

“咔哒”,一声轻响,客厅的落地窗轻易打开,侧身一闪,黑暗里,那双如浓聚了地狱里暗黑之气的漆眸掠过一抹嗜血的杀伐戾气,凌厉如刀,生生逼人。

骤然,Ten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黑色手枪,贴着楼梯墙壁,无声无息的踩着楼梯上楼。

二楼走廊上,他眼睑半眯,覆上更深的暗影,左右扫视了一眼,一步一步走向了主卧房间。

冰冷的手掌覆上,门锁没有锁死,随着门柄的转动发出微不可闻的窸窣声,一直到扭转到最后,房门打开,门缝里铺天盖地的涌出来一片黑暗,不消一瞬,又随着再度闭紧的房门湮没了。

……

A市,港口。

寒风猎猎,不断的从那深不可测的海岸线尽头遥远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就像刀子似的,割在脸上,生生刺痛。

纷纷扬扬的白皑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甚至越下越大了。

昏橘色的路灯下,停靠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。